- ​caught me off guard

​36 breathtaking hours 

25649337efcb9c6ba9c8fe75ab0dd41d.jpg

Wendy 以往經歷了驚魂 36 小時。她的小兒子,剛剛與死神擦肩而過。身为自身保險代理人,Wendy 處理過的理賠多不勝數,但當事情落到自己最親的人身上,幾個問題重新引起了她的深思:

 

一,醫療險,每個人都需要嗎?

二,香港的公立醫院好在哪里,又不足在何處?

三,買了保險,是否不用到盡就不舒服?

四,到最后,萬一連錢都無法解决問題,該怎麼辦,能怎麼辦?

 

這一次,透過自己的親身經歷,Wendy 對上述問題有了新的答案。

小孩子生病,可以毫無征兆,又讓人措手不及。3 月 21 日晚上六點,當卓翹第一次說肚子痛、吃不下的時候,Wendy 只是輕聲詢問幾句,便讓他去休息。誰知到了凌晨三點,卓翹居然自己爬起身,開始嘔吐。

 

等到天亮,Wendy 看到兒子狀態仍是不佳,就幫他請了病假;誰知中午時分,他已經燒到 39 度。Wendy 趕緊带他去了養和醫院,看普通科。醫生檢查說是尿道炎,開了药,叮囑幾句,讓他回家。

 

Wendy 懸起的一顆心剛剛放下,卓翹接下去的症狀,又將之再次提起。就醫后的卓翹病情並無好轉,反而繼續發燒,口里還喃喃自語,說好冷好冷。看着兒子邊冷顫邊磨牙,Wendy 只有左一件又一件地替他盖衣服、添被子,守在身旁,寸步不離。

 

又是一夜難眠。3月23 日,早上五點,Wendy 再次替他測量體温,39.6°C!不減反增。她心中的不安持續發酵,終於當機立斷:叫救護車。

​爭分奪秒 !
3.jpg

 

救護車八分鐘就到了。甫一到達,救護員就跳下車,直奔房間大聲問:「病人在哪?」候在門外的Wendy 只好又跑進門,說這裡這裡,原来她用衣被把兒子裹得過於嚴實,救護員沒看見。

 

看到病况,救護員連忙讓 Wendy 幫小兒子拿掉衣被,只留短袖長褲,再敷冰袋:必須降溫。簡單處理後卓翹立刻被抬上車,藍燈亮起,救護車呼嘯而動。短短十分鐘,抵達東區醫院。

 

平時根本排不上的公立醫院,此刻竟然一路亮綠燈。卓翹立刻被安排進急救病房,醫生到場後,下了指令:馬上住院,兒童内科。

 

到内科后,護士圍上來,開始連珠炮式地問問題:身高體重、症狀怎樣、何時開始,同樣的問題反反復復,問了上百回。第一輪護士問完,實習醫生又来,還是同樣的問題,但他抓住一處不放:卓翹有上廁所嗎?液體?固體?

Wendy 當然說有,因為在家時,她曾用甘油條給卓翹通便數次。但是醫生沉吟,說這很重要,讓 Wendy 去和兒子確認。怎知兒子的回答是根本没有。

 

接着中級醫生進來,確認這一答復,終於有了初步結論:盲腸炎。這時,已是早上七點鐘,距離叫救護車已過去兩小時。

危如朝露 !
be7d3ba8c81ca717d5e1b1adf83c8024_edited.

醫生說要動手術,但手術前必須先照 X 光確診。看到診治進入流程,熬了幾宿的 Wendy 再也撑不住了,交代事情給丈夫 Mansfield,自己去小憩。哪知等她十點多再上樓,丈夫却是一臉焦急:剛剛幾個醫生過来,說 X 光不够,得做超聲波。

 

其實不用 Mansfield 多言,Wendy 自己也已感受到氣氛凝重。十一點半前後,卓翹的血壓一路下滑,機器一直嚮,整个房間的護士都圍上来,有的在叫快冲快水(營養液),有的在不斷摇卓翹,喊小朋友小朋友,你叫什么名字?媽媽是誰?伸出你的舌头看看…

 

Wendy 的心臟砰砰跳,一下提到了嗓子眼,她也不敢相信,電影裡的情節居然會發生在眼前。接着一群人把卓翹推去照超聲波,不用排隊,原来公立醫院都把資源留給了危急時刻。

 

于是 Wendy 和 Mansfield 就候在超聲波室門口,翹首以盼,等了約有三十分鐘。這三十分鐘,内外煎迫、缺食少眠,整個世界仿佛在他们眼前不停晃動。Mansfield 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問 Wendy,怎麼會要那么久?時間仿若過去半个世紀,卓翹終于出来了,他看上去挺虚弱,但護士連連讚揚他勇敢,說診斷中卓翹的腹部被醫生用力反复按壓,但他始終咬牙忍耐、不吭一聲,是個極其勇敢的小男孩!

 

不過,等卓翹再度上樓,電影里的情景再次在 Wendy 眼前出現。七八個醫生魚貫而入,像流水一樣包住病床,討論診治方案。插不進話的 Wendy 這時恢复鎮定,打給了相熟的醫生,被建議馬上照 CT。Wendy 于是向醫生提出要求,醫生回答說已在安排。

一點鐘,超聲波檢查完畢,兩點半,CT 檢查完畢,三點鐘,穿紅色内衫的外科醫生上樓,告訴她:馬上要送瑪麗醫院,抓緊收拾行李。Wendy 后来才知道,東區醫院没有兒童外科。藍燈再次亮起。護士一路陪着,監測血壓,二十分鐘,到達瑪麗醫院。這時大約是下午四點半,距離 Wendy 最初叫救護車,已過去接近十小時。

​轉危為安 !

醫生再次像潮水一樣涌来。Wendy 這次學乖了,直接問,能馬上手術嗎?公立醫院,手术次序看危殆程度,而 Wendy 得到的答案是:十分鐘后手術。

 

然而从四點半起,他们一直等到六點鐘。去問,答复却叫人無可奈何:突然有中風患者送院,優先度更高,所以插了队。Wendy 不說話,只是有些懊惱,若是在私家醫院,一定能馬上進行手術。但她轉念一想,這樣危急的病例,私家醫院怕是都不敢收。

 

六點四十,卓翹終於被安排進手術室。那門口亂糟糟的,許多人在哭,哭得Wendy 一家臉色齊變,不敢出聲,冷汗直流。護士急匆匆過来,說可派代表去和卓翹說幾句話,這情形很壓抑,Wendy 自告奮勇。

 

媽媽進門,看到手術台上,兒子迷迷糊糊地說:想吃水果,好想吃,香蕉、桔子、草莓,都想吃,想吃很多…

 

手術要三個鐘頭,Wendy 一家心神不寧,忐忑不安。卓翹有最好的保險,但這事已超出了錢的範疇。他们只有祈祈禱,默念,期盼兒子平安無事。

 

心里牵挂,幾人早早就回到手術們前,進進出出他们都会看上一眼:都不是卓翹。他們唯有等待,唯有期盼。

 

天幸卓翹最終平安無事。出来時不僅退了燒,眼睛里還重新漾出神彩。等醫生宣布問題不大以后,Wendy 才發覺,不論是對卓翹,還是對他們一家,這場硬仗,終於差不多結束了。

 

從病情加重到手術完成的這數十個小時,真可謂反復煎熬。及至手術次日,醫生才透露更具體的情况,原来當時盲腸炎已經發展成腹膜炎,極度危險。所以儘管手術完成,還需留院查看一周。好在后来没再出現新的問題。

​​感概萬千 !

現在到了回答 Wendy 最初問題的時候了。

 

首先是回答公立醫院的好處與不足。其實 Wendy 從前從未去過公立醫院,但這次,她收穫了满满的感動。醫院上下,从醫護到清潔工,無不恪盡職守,专專業而體貼。她又補充,在香港,救護車通常直送公立醫院,因為那里急救系統最為完備,而種種疑難雜症,也屬公立醫院經手最多,所以她情急下的選擇,選對了。

 

與此同時,Wendy 反思,如若問題早些發現,那前往私立醫院就診,效率必定更高,私家醫院,不用按危急次序大排場龍,也不必非走流程不可。公立醫院從 X 光,到超聲波,再到 CT,每一步都不能缺,但在私家醫院的話,想做 CT,隨時可做。

 

這也回答了她第一條問題,個人是否要買醫療險?Wendy 的答案是需要。她說唯有如此,才有選擇。况且公立其實也可以很貴,頭等病房每間每天要六千多塊,與之相比,同樣等級的病房,樣和的收費也就是三千左右。

Wendy 的第三條問題是,買了保險,就非要用到盡嗎?這次診治,Wendy給卓翹安排的是普通病房,但其實就算是頭等,她也可以全部報銷。但她最終没有選擇頭等,因為若是如此,手術費也要重新計算、再次加碼,合共要多花七八萬,而她不想過多浪费公司資源,作为代理人,她希望的是客户、代理人与公司三方共贏。

而最后那條問題,所幸 Wendy 没有真正遇到。如果病情真的發展到錢都没用的時候,那 Wendy 覺得,除了祈禱,恐怕只有信赖醫護人員的專業素養了。這一次,她的信心大多源自瑪麗醫院,這家醫院,兒童外科在世界範圍内排名前五。

因為專業,所以信賴,

Wendy 也想到自己。

作為財務規劃,她何嘗不是一樣。

為客户安排妥貼二十年、三十年的財務規劃,

替客戶考量並協助解決問題,

正是她的理想和使命。